主页 > 情感 > 婚姻城堡 > 情感倾诉 > > 我撒娇老公没反应 还打我成瘾

我撒娇老公没反应 还打我成瘾

  • 发表日期:2013-01-12 14:08 |
  • 来源 : |
  • 点击数:
  •        阅读提示:婚姻生活拉开大幕,我和俞威的矛盾逐渐显现。人家都说,互补性格的夫妻最好相处,我们偏偏是一类人,都倔,脾气不好,往往是细微小事引发激烈争执,甚至动手。

     

      【倾诉者】 方怡 女 29岁 

      针锋相对

      俞威比我小,我们是姐弟恋,当初在一起时很多人不看好,我犹豫过,但俞威坚持,终于,我被他的诚心感动,恋爱谈了两年,第三年我们结婚。

      结婚时要办喜事,买新房。俞威的家庭条件不好,父母都有病,还有个上学的弟弟,负担挺重。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,彩礼钱原是少不得的,可考虑到现状,我爸妈很大度地省去了那个环节,甚至担负起买房重任。房子的首付款将近30万元,我妈给了20万元,俞威有5万元的积蓄,我们又借了5万元(目前已经还清),这才凑够。

      婚礼办了两场,我和俞威的老家各有一次,重头戏在娘家,为了给我挣面子,家里人订了当地最好的婚宴,亲朋好友来了二十多桌。俞威那儿只在自家简单请了几位近亲,婆婆很不好意思,她跟我说:“咱家就这本事,让你见笑了。”其实我不在乎这些,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,这很正常,但有一点却让人很不开心:娘家婚礼上收的红包,我妈都给了我们,可在婆家,分文未见。

      婚姻生活拉开大幕,我和俞威的矛盾逐渐显现。人家都说,互补性格的夫妻最好相处,我们偏偏是一类人,都倔,脾气不好,往往是细微小事引发激烈争执,甚至动手。

      先说经济问题。我在银行上班,工作稳定但收入不多,俞威做销售,虽忙碌却有高回报,为此,俞威总觉得他对家庭的贡献比我大,应具备更多话语权,所以,家里的事情总想自己说了算。可我不同意,夫妻理应平等,凭什么我要听他的?平日,两个人都想管钱,都觉得自己更具理财能力和投资眼光,我想买房,他要买股票,互不相让,闹到最后,只得以AA制收场。

      再说态度问题,女人都想被老公疼,都想在老公面前撒娇。刚结婚时,我常玩这一招儿,可俞威根本没感觉,他像个榆木疙瘩,油盐不进。我也纳闷,恋爱时俞威不是这种人,也懂浪漫,怎么婚后就成了这样?有时我生气,跟他吵闹,他会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,我锲而不舍地打,他就直接关机,而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,只要知道他在哪儿,总会第一时间冲过去,当面清算。

      暴力升级

      最初,我们的泄愤方式比较低级,仅限于动嘴,可到了婚后第三年,逐渐用上武力。

      至今,我仍清楚记得第一次挨打。那晚,我和俞威吃完饭,守着电视打发时间,当时正播着一档情感栏目,具体什么事已不记得,只知道我站在女方那边,俞威的意见刚好相反,两人就这样争执起来。

      现在想想,真是不值,何苦用别人的生活来为难自己,但当时就那么发生了。我和俞威愈吵愈烈,我先站起来,将手里吃了一半的苹果扔在他身上,苹果一弹,可能撞到他的脸上,俞威马上暴跳如雷,他一把扭住我的胳膊,对着我的头猛捶几拳,当时一阵天昏地暗,我的眼前全是金星。

      诧异过后,随之而来的是巨大愤怒,我说过,自己不是个能吃亏的人,反身便跟俞威扭打在一起,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,他仅一只手就按住了我,拉着我的头发,逼我认错,我不认,他便捶我的后背。我哭得快要喘不过气,最后竟在惊怒交加中昏了过去,俞威这才慌了手脚,把我拖到沙发上。

      还有第二次。俞威要回老家过年,他老家在南方,既湿又冷,我去过两次,每次都会生病,实在怕了,便想推托。俞威先是劝了几句,然后声色俱厉,说我歧视他的家庭,看不起他的父母,并威胁我说,如果我不跟他回去,那就离婚。

      我的火气一下子蹿了上来,拿离婚来要挟我,算什么男人,我骂他王八蛋,骂他农村里出来的土鳖孙,的确难听,但当时在气头上,什么也顾不了。俞威终于发飙,他故伎重演,一把上来扭住我,又是巴掌又是拳头,我越是反抗他越是用力,直到最后,两人都没了力气,这才放手。

      此后的暴力事件越来越频繁,仿佛一个初尝毒品的人,起初还在试探,渐渐就上了瘾。暴力和争执让我和俞威渐行渐远,彼此不敢多说话,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严重后果。曾有一次,我和俞威冷战了整整14天,这14天里两人没说过一句话,那种感觉诡异得让人窒息。

      再无退路

      今年8月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这个消息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家庭有了些生机,俞威也殷勤了些,偶尔会问候几句,遇见我脾气不好时也能容忍几分。

      这个月,我的妊娠反应很重,吃啥吐啥,我妈心疼我,千里迢迢赶来照顾,可没想到,她的到来竟让我的婚姻走向崩溃。我妈是上周来的,我把客房收拾出来给她住,这下俞威不满意了。平日家里基本不来外人,电脑一直装在客房,俞威总在那里玩游戏、上网,有时一整夜也不回卧室。

      我妈来了后,俞威没了自由,不快也就带到了脸上。他很少叫“妈”,总是嗯嗯啊啊地代替,有时我妈让他帮忙干点儿活,他爱答不理的,我心里很不爽,背地里劝他对老人好些。

      前天晚上,俞威打来电话,说是晚上有应酬,不回家吃饭。我和妈妈简单吃了些,去小区散步,大约9点回家。一进门,俞威正端坐在沙发上,一脸怒气。我妈问他吃饭没,他说吃了,然后就问谁动了电脑上的东西。原来,俞威头天在电脑桌面上存了一份文件,今天回来发现不见了,他觉得是我妈不小心删了。我一听就恼,我妈就不知道电脑是怎么回事,怎么可能去删他的文件,而且回收站里也没有,那是彻底删除了,我妈不可能有那本事。

      我替我妈辩解,可俞威听不进去,后又把责任推到我身上。我冤啊,谁没事儿去捣鼓他的东西,而且我敢肯定,绝对是他自己删完又忘了,这个人的忘性不是一般的大。我俩越吵越凶,妈妈一直两边劝和,但没用,俞威又控制不住了,上来抓我头发,我妈也急了,护犊心切,挠了他的手……

      俞威甩门而去,临走时扔下一句话:“你们有本事,这家我不待了,明天回来离婚。”他走后,我妈抱着我痛哭,长期以来她总以为我生活得很好,却没料到已是这种境地。

      俞威两天没回家了,我的心也凉了。我不怕离婚,却不知如何面对肚里的孩子,已经5个月了,应该已经成形了吧,真不忍心就这么割舍。可是,我还有别的出路吗?

      记者手记

      听完故事,有这种感觉,俞威和方怡像两个好斗的孩子,他们都想成为胜利者,却最终两败俱伤。

      婚姻生活是互相磨合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彼此逐渐默契,日益融洽,太多的针锋相对只能让伤口越来越多,直至死亡。我所不能容忍的是暴力,婚姻中的暴力是不可原谅的错,从这点出发,我支持方怡离开,至于孩子,只能这样建议:如果爱他,就要给他最合适的成长环境。

      专家点评

      婚姻里没有支配者

      婚姻是爱情的结果,婚姻美满的基础是相互尊重、理解和包容。从文中看,家庭暴力的受害方是方怡,但点燃家庭暴力的一方也是方怡。俞威由于家庭条件不如方怡,存在强烈自卑,于是很在意方怡对自己的尊重,希望通过获得支配权来提升地位,希望能用夫唱妇随的模式来获取被尊重的满足感,而方怡却始终希望俞威在各个方面讨好自己、容忍自己,对俞威的期待并没有给予认可和支持,让俞威有强烈的挫败感,于是扔苹果成了家庭暴力的导火索。

      现在,双方首先需要冷静下来,好好思考如何解决危机,然后在婚姻中做出调整,重新适应家庭角色,去欣赏和包容对方,及早走出婚姻困境。

     

    分享得大奖!

    收听:
       订阅到QQ邮箱
    女性热点: 口述 我撒 娇老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乐活